濰坊金融網

2019年6月10日   星期一

濰坊金融網 > 新聞 > 正文

中關村 創新腳步從未停歇(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

  • 發布時間:2019-04-13 16:37:26  來源:人民網 人民日報

有一種情懷,矢誌不移;有一種精神,穿越曆史;有一種奮鬥,輝映未來。

在新中國曆史上,有一個“村”,與我們國家的曆史與現實、精神與物質、夢想與奮鬥緊緊聯係在一起,成為一代又一代知識分子為國家富強而奮鬥的精神符號,成為一個國家追求卓越、勇攀科學高峰的精神象征。

這個“村”,就是中關村。

新中國建立伊始,這裏是京郊的自然村落,隻有農舍和菜地。中關村聞名於世,始於1953年中科院研究所的進駐,新中國的科學事業在這裏奠基。70年間,高等院校在這裏落地生根,科研院所在這裏抽枝散葉,高新企業在這裏迭代升級,中關村成為中國科技資源最為密集、科技條件最為雄厚、科研成果最為豐富的區域,為在全國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發揮了示範引領作用。

進入新時代,作為建設全國科技創新中心的主要載體,中關村正加快向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邁進。

愛國奉獻 幹驚天動地偉業

“國家納米科學中心”,聳立在北四環中關村立交橋的北邊,是我國科技競爭力的新生力量。在納米中心圍牆邊,有一個特殊的紀念碑。科技史專家樊洪業說:“這裏,就是中關村建設的起點。”

彼時,新中國剛剛成立,百廢待興。1951年11月,中科院在這個當年名為“中官屯”的田野裏,勘田定址,開鍬動土,建設科學城中第一棟建築——近代物理研究所大樓,也叫“原子能樓”。1953年大樓建成,被稱為“共和國科學第一樓”。一批學有所成的留學生,唱著“不要猶豫,不要遲疑,回國去,回國去,祖國建設需要你……”從美國、歐洲,衝破阻礙,回到急需人才的祖國。

“幹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上世紀50年代到60年代,從這座大樓裏走出了7位“兩彈一星”功勳獎章獲得者:錢三強、王淦昌、彭桓武、鄧稼先、於敏、朱光亞和陳芳允。從1955年到1995年,這座大樓裏走出了近30位中科院院士,“孵化”出八九個新的核科學研究機構,衍生出龐大的研發機構群。

一位老人告訴記者,當年,錢三強的辦公室就在一樓,彭桓武、鄧稼先、於敏的理論室在三樓,王淦昌的宇宙線室在五樓。從上世紀50年代到80年代,這一帶幾棟簡樸的灰磚樓裏,集中了一大批著名科學家。他們默默無聞、踏踏實實地做著一件又一件上天入海、驚天動地的事,成為新中國現代科學各學科的奠基人。

“最大的心願,就是國家強起來”,這幾乎是一代科學家群體的心聲。他們以中關村為支點,奮戰在祖國最需要的地方。愛國精神、奉獻精神、科學精神、攀登精神,與他們融為一體,也融入“村裏人”的血脈,成為中關村最寶貴的精神傳承。

探路先行 立改革開放潮頭

在改革開放的每一次重要探索中,中關村的身影都堅定而耀眼。

科學家下海,40多年前,這是不敢想的事。在中關村,中科院物理所的核物理學家陳春先,做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一張破桌子、幾把破凳子、七八個人、五六平方米的半間倉庫……1980年10月23日,從“矽穀”考察回來的陳春先,在中科院物理所家屬區的一間倉庫門前,掛上了“北京等離子體學會先進技術發展服務部”的牌子。在這裏,知識可以換財富,工資條之外也能有收入。

吃慣了大鍋飯,這麼幹行不行?爭議中,陳春先被打上了“科技二道販子”“投機倒把”的標簽。

“如果大學永遠是象牙塔,研究所永遠是不問市場的技術翰林院,它們永遠和工廠老死不相往來,那麼科學的春風,就永遠不度玉門關。”對信息時代的提前感知,激發了陳春先另一種“強國夢”,陳春先在破冰路上倔強堅守。

時代決定命運,“科學的春天”帶來春的消息。1983年,中央一錘定音,爭議煙消雲散。科技人員下海,自此成潮。

到1987年,中關村“電子一條街”已有相當規模,每天前來采購的人流量最高達到20萬人次,科技企業148家,總銷售額有9億多元,占海澱區社會總收入的37%。

硬幣總有兩麵。改革開放初期,野蠻生長的中關村,繁榮與混亂相生相伴。早期市場經濟中存在過不法行為,中關村也是重災區。“取締”“禁止”“清理”之聲甚囂塵上。

眾聲喧嘩中,一篇報道點明時代的方向。

“電子一條街的發展衝擊了舊觀念,衝擊了科技和經濟相脫節的舊體製,探索了科技與經濟相結合的新路子,探索了我國高技術產業起步和發展的新路子,為科技體製改革、教育體製改革、經濟體製改革提供了新的思路。”1988年3月12日,《人民日報》一版刊發《“中關村電子一條街”調查報告》,肯定了中關村的做法。

打破圍堵,衝破藩籬,中關村先行一步。同年5月10日,國務院批準成立我國首家國家高新區——北京市新技術產業開發試驗區。從這一天開始,中關村正式納入政府發展規劃。以此為標誌,我國科技體製改革翻開新篇章。

對內改革、對外開放的中國,需要連接世界。互聯網時代的來臨,將中關村再次推上潮頭,引領中國“觸網”。

“中國人離信息高速公路還有多遠——向北1500米”。1995年,北京中關村,一張巨大的廣告牌矗立在白頤路(現中關村大街)南端街角處,廣告牌所指,是中國最早的民營互聯網公司——瀛海威。

而在此前一年,已經在中關村創業10年的柳傳誌,成立了聯想微機事業部,我國第一台萬元以下的286電腦在中關村誕生。

發展互聯網拚的是人才。留學生注冊公司,隻需6天半;如果公司被認定為有前途,還會獲得8萬元的“留學生創業扶持資金”;公司賺錢了,還能把人民幣全部換成外彙帶走……一係列先行先試的政策,讓大批互聯網“海歸”鎖定中關村。

僅2000年春天,中關村新誕生的149家企業裏,就有50家網絡公司,這比之前全中國的網絡公司加起來還要多。而在這一年,中國網民的數量,也比1998年的204萬人翻了十倍。新浪、搜狐、百度等一批互聯網公司在中關村發展壯大……

仿佛在一瞬間,中國人邁入了網絡時代。

競技世界 鑄創新創業雄心

新的時代,新的奮鬥。中關村永遠有張年輕的臉,創新是它不變的靈魂。

“創業者,就是要做別人想但不敢去做的事情。”85後的印奇,帶著他的初創公司“曠視科技”,選擇了門檻極高的人臉識別。“這是人工智能的核心技術之一,沒有這個,人工智能就沒有眼睛。”

信念如種子,甚至能在岩縫中萌生。僅僅3年,“刷臉”改變了人們的支付方式,我們的公共安全模式也由於這項技術被重塑,“如果一個逃犯走進有監控攝像頭覆蓋的區域,隻要他露臉,一看一個準。”

憑借著核心技術,曠視科技在各項國際人工智能頂級競賽中多次取得佳績,攬獲25項世界技術評測第一。

寒武紀的AI芯片、商湯科技的深度學習超算中心、百度的國內首個深度學習開源平台……在人工智能浪潮席卷全球的今天,中關村的人工智能企業超過400家,擁有全國過半數人工智能骨幹研究單位和10餘個國家重點實驗室。中關村,這一國內最大的人工智能創新集群,在潤物無聲中改變著我們身處的世界。

創新驅動,本質上就是人才驅動,中關村最核心的競爭力也就在於集聚了各類優秀人才。

2012年,王曉東回到中國,成為中關村一個新兵。由他領銜的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和百濟神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誓言為人類研發最好抗癌藥。“在矽穀可以幹成的事情,在中關村也能幹成。”

2016年,由百濟神州研發的全人源單克隆抗體BGB—A317,成為在美國獲準進入臨床試驗階段的生物候選藥物。

“經過一代代科學家和企業家的努力,中關村逐漸形成了以求真務實、百折不撓、追求卓越、科技報國為主要特征的創新創業文化。”中關村管委會主任翟立新說。

人工智能、集成電路設計、5G移動通信、石墨烯材料製備、液態金屬、創新藥物……在關鍵技術領域,新一代中關村人用奮鬥踐行著科技報國的初心。

數字為證:2018年,中關村示範區企業共申請專利86395件,同比增長17.0%,獲得專利授權53982件,同比增長24.4%,擁有有效發明專利98624件。專利申請量過百件企業的申請量占示範區近五成,示範區企業共申請PCT專利4596件,占北京市同期PCT專利申請量的70.4%。

恰如當下中國的一扇窗口,在中關村這片土地上,創新的腳步,從未停歇!

《 人民日報 》( 2019年04月13日 01 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