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金融網

2019年5月12日   星期日

濰坊金融網 > 新聞 > 正文

電力降成本深度推進仍需政策支持

  • 發布時間:2016-11-21 14:30:48  來源:經濟參考報

  記者近日在多個省區的輸配電改革調查中發現,以輸配電價格為核心的電力降成本初見成效,但電力供過於求的整體形勢,與電價核定之間仍存在差距。涉電企業呼籲,要真正解決電價居高的情況,需要深度推進綜合政策支持。

  電力降成本效果初顯

  2015年,我國啟動了輸配電價改革,安徽、湖北、寧夏、雲南、貴州五省(區)列入先期輸配電價改革試點範圍,按“準許成本加合理收益”原則核定電網企業準許總收入和輸配電價。2016年3月底,國家發改委批複了雲南、貴州、安徽、寧夏、湖北五省(區)電網企業2016年至2018年監管周期的準許收入和輸配電價水平。參加第一批改革的五省區輸配電價降價空間達55.6億元。

  記者在湖北、寧夏、雲南、貴州和廣西采訪了解到,電力降成本效果初顯。

  寧夏電網成本核減比例達到19.4%,平均輸配電價為每千瓦時0.1546元,比省內購銷差價每千瓦時低1.15分。騰出的降價空間全部用於降低大工業用電價格總計約為7.6億元。

  雲南新核定的平均輸配電價標準與2014年電網企業的購銷成本相比核減了30.36億元,核減比例達到13.4%,與原目錄電價相比,110千伏和220千伏大工業用電電價每千瓦時由0.48元和0.468元下調為0.412元和0.394元,每千瓦時降低了6.8分和7.4分。

  湖北電網輸配電價總水平為0.2374元/千瓦時,比2015年實際購銷差降低9厘/千瓦時,大工業電價可綜合傳導降低1.675分錢/千瓦時,預計減輕企業負擔約12億元。

  2016年3月,廣西電力交易中心第一批電力直接交易簽約電量91.6億千瓦時,較2015年60億千瓦時增長52%,占2016年火電機組預控發電量的24%,雙邊協商交易電量89.7億千瓦時,掛牌交易量1.9億千瓦時。涉及34家電力企業和9家發電企業,成交電價平均降幅0.1元/千瓦時,降低用戶用電成本約9.1億元。

  國家電網寧夏電力公司財務部負責人介紹,在核定輸配電價後,寧夏電力的收益率大約為4.7%。

  降成本對處於困境中的我國大型企業產生了積極效果,剛剛結束的鋁業發展論壇上,專家坦言,電解鋁的生產成本構成中,電力成本約占40%,以生產一噸電解鋁平均1.38萬度電簡單測算,1.8分電費成本的下降將直接降低電解鋁企業248.4元/噸不等的生產成本。廣西今年1月至4月鐵合金產量同比增長18.9%,比上年同期提高23.2%;水泥產量增長9.9%,同比提高3.8%;電解鋁產量由上年同期的下降7.4%轉為增長4.0%,同比提高11.4%。

  降成本麵臨諸多難題

  雖然電力降成本效果顯著,但目前以輸配電改革為核心的電力“降成本”麵臨的難題仍然不小,核心是輸配電準許成本難以核定,目前僅依靠對電網企業現有實際發生成本審核,難以正確核定輸配電業務的標準成本。集中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麵:

  曆史成本監審難以精準核定有效資產和運營成本。

  廣西師範大學經管學院教授羅婧認為:“有效資產的界定意味著首先是在電網龐大資產中準確劃分出僅用於輸配部分的資產,但目前政府對成本核定出台的規劃仍不足以完全指導實施過程。”同時,電力企業圍繞著運營支出存在著大量的關聯公司交易,需要審計人員從海量賬目中準確剔除與輸配業務無關的費用部分,同時,對關聯交易的價格水平、輸配電人員配置的合理性、工資收入標準確定等等一係列問題做出準確的界定。

  如何妥善處理電網投資和電量增長與電價水平的關係至關重要。未來輸配電成本的高低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當前的投資決策,對電網成本的監管必然包括了對電網投資的監管。根據輸配電價的定價原則,有效投資將進入準許成本,並通過電量和電價帶來的收入回收成本並獲得準許收益。因此,輸配電價水平與未來的投資、電量密切相關。

  廣西、雲南、貴州、寧夏等省區的物價部門認為,測算輸配電價過程中,預測新增準許成本和電網企業新增投資緊密相關,電網企業長期以來秉承“適度超前發展”的理念,導致未來年度投資計劃往往數額很大,在電力供求形勢發生逆轉的情況下,電網加大投資的成本會不斷推高輸配電價水平。寧夏回族自治區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電力處處長崔海山說:“國家電網在寧夏的投資已經提供了非常堅強的電網,在沒有相應經濟體量承載的情況下如何消化是大問題。”

  業內人士認為,“當輸配電價的成本核定出來後,還要除以輸送電量確定電價,但電改文件中未予明確基礎電費的收取原理和計算原則,導致工業用戶電費成本降低‘無據可依’。”

  核定分電壓等級輸配電價及交叉補貼存在難度。

  長期以來,我國電價調整秉承理念是扶持規模大、高電壓的傳統大工業用戶,從而形成了基本電價偏高,高電壓大工業用戶享受低電價、低電壓普通工商業高電價的固有模式。業內人士認為,價格水平不能完全反映成本水平,按照真實成本核算,居民處於供電末端,電價肯定要提高。但目前我國一直采取的是工商業用戶長期補貼居民用電。交叉補貼的難點在於分清不同用戶間、不同電壓等級間、不同地區間各項交叉補貼。

  廣西物價局價格監測中心專家劉健認為,一些地方的電力公司尚未對各電壓等級的電量單獨計量,並按相應口徑進行成本核算,因此,目前很難算清各電壓等級及各類用戶間的交叉補貼。希望電網企業能根據實際情況及核定輸配電準許成本的需要進行成本歸集,並進一步細化到按分電壓等級歸集成本。

  深度推進仍需持續“組合拳”

  電力體製改革業內人士呼籲:應通過強化監管、提高投資預測精準度等組合拳的方式降低成本。

  強化政府監管,將交叉補貼變為整體透明的“一攬子補貼”。

  目前,我國電價中長期存在交叉補貼,工商業用戶長期補貼居民用電,城市用戶補貼農村用戶,同類用戶之間存在交叉補貼。業內人士建議,各試點省份逐步開展交叉補貼摸底、測算和核定工作,統一研究提出妥善處理交叉補貼的政策措施,在逐步減少工商業內部交叉補貼的同時,妥善處理居民、農業用戶交叉補貼。可嚐試探索建立測算交叉補貼的方法、模型、參數,待條件成熟,出台交叉補貼核算技術指南。在摸清底數基礎上,結合各地實際,探索妥善解決交叉補貼的機製。

  廣西財政廳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李開林建議,居民和農業用電補貼可以統一由政府直接建立補助基金來實施補貼職能,資金來源可以從輸配電改革節省下來的成本中來,這也將有利於電改與民生關係協調統一。

  提高電網企業投資規模預估準確性,建立電網投資“準生證”製度。

  電網企業需要將準許收入和輸配電價的核定與社會用電量和負荷的預測有效結合起來,盡量提高用電量及負荷的預測準確率,合理確定投資規模,保證實際營業收入與核定的準許收入偏差度較小。在投資計劃安排中,電網企業宜進一步加強投入產出效益分析,科學評判電網投資在提升電網安全性、運營效率、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等方麵發揮的作用,明確電網投入效益增長點,細化投資分類,有效落實精準投資。

  業內人士建議,對於電網企業開展普遍服務、可再生能源通道送出等項目,建議基於“激勵引導”原則,給予較高的投資回報,以激發電網企業開展此類項目投資建設的積極性,保障電網企業針對普遍服務的投資不下降。

  深化電網設備全壽命周期資產管理。

  據廣西柳州供電局局長鄒暉介紹,基層電網企業正在深入貫徹全壽命周期資產管理理念,以確保資產長效運營為目標,降低資產運維成本。從源頭提高設備運行可靠性,設備選型以免維護或維護成本低、故障率低為主要條件;建立供應商篩選機製,選擇具有良好供貨業績、生產管理科學、工藝控製嚴的專業製造廠商提供的產品;適當提高建設設計標準,加強施工建設全過程質量控製;深化狀態檢修,跟蹤關注、實時預警設備運行狀況,及時處理設備缺陷和隱患,確保在設備周期內安全穩定運行,降低故障發生概率與運維成本。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