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金融網

2019年5月25日   星期六

濰坊金融網 > 新聞 > 正文

個稅房地產稅等改革正在推進 直接稅將成稅改重點突破口

  • 發布時間:2016-11-07 09:43:59  來源:經濟參考報

  日前,在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主辦的“財政與國家治理暨財政智庫60年”研討會上,財政部部長樓繼偉發表書麵講話表示,“我國現代財政製度建設邁出實質性步伐”,他還表示,“環境保護稅、個人所得稅、房地產稅等改革正在積極推進”。

  在財稅體製改革下一步推進路線圖上,包括推進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與支出責任劃分改革,積極推進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改革,推進房地產稅改革,繼續推進資源稅改革等任務都已經躍然紙上。與會專家特別指出,直接稅改革是當前改革中的一項“短板”。包括房地產稅、個人所得稅在內的直接稅改革將成為下一步改革的重要突破口。

  成果 現代財政製度建設邁大步

  “現代財政製度建設邁出實質性步伐”,“預算管理製度改革取得決定性進展”,“稅收製度改革進展明顯”,“財政體製改革穩步推進”,這些正是樓繼偉在本輪財稅體製改革啟動近三年之際,對當前我國財稅體製改革進展的階段性總結。

  樓繼偉指出,從現實改革需要看,在適應和引領新常態的過程中,財政深刻介入國家治理各個方麵,建立現代財政製度更為艱巨緊迫。應對增長放緩、引導結構變化、促進動力轉換、防範潛在風險,需要全麵深化改革,破除各方麵體製機製弊端。

  近年來,“我們堅持把全麵深化改革作為財政工作的重中之重,積極推進以改進預算管理、完善稅收製度,以及建立事權和支出責任相適應的製度為核心內容的財稅體製改革,相繼出台了一批有力度、有分量的改革成果,現代財政製度建設邁出實質性步伐。”樓繼偉說。

  一是預算管理製度改革取得決定性進展。以新《預算法》和《國務院關於深化預算管理製度改革的決定》等一係列文件頒布實施為標誌,基本搭建起現代預算管理製度的主體框架。積極推進預算公開,中央本級支出細化公開到功能分類項級科目,基本支出細化公開到經濟分類款級科目;分項目、分地區公開轉移支付預算。財政對教育、科技等重點支出一般不再采取掛鉤方式,而是統籌安排,優先予以重點保障等。

  二是稅收製度改革進展明顯。全麵推開營改增試點,實現增值稅對貨物和服務的全覆蓋,妥善設計相關政策方案,確保所有行業稅負隻減不增。同時,調整中央與地方增值稅收入劃分。調整完善消費稅政策,進一步發揮消費稅在調解生產、引導消費等方麵的積極作用。全麵實施資源稅從價計征改革,同步清理規範相關收費基金。環境保護稅、個人所得稅、房地產稅等改革也正在積極推進。

  三是財政體製改革穩步推進。國務院已經出台了《關於推進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的指導意見》,明確了中央與地方如何劃分財政事權、支出責任的相關要求,並製定了改革時間表和路線圖。“這項改革異常複雜艱難,但改革沒有回頭路,還需持續推進。”

  攻堅 稅改步入深水區

  專家指出,《中共中央關於全麵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和《深化財稅體製改革總體方案》分別在2013年11月和2014年7月發布,本輪稅改已經啟動近三年。

  目前來看,稅改紅利也已經開始在多個領域釋放。以營改增為例,5月至8月,四大行業累計實現增值稅應納稅額3127億元,與繳納營業稅相比,減稅486億元,稅負下降13.45%。與此同時,業內人士紛紛指出,本輪財稅體製改革已經步入深水區,後續的任務將更加艱巨。

  “我們也要看到財稅體製改革還麵臨不少挑戰。”財政部黨組成員、部長助理戴柏華指出,從宏觀環境看,世界經濟雖然總體保持複蘇態勢,但麵臨增長動力不足,需求不振,金融市場反複動蕩,國際貿易和投資持續低迷等多重風險挑戰。我國經濟發展新常態特征更加明顯,經濟運行總體平穩,但地區產業、企業之間增長情況差異較大,一些深層次矛盾和問題亟待解決。

  他進一步表示,改革已經進入深水區,很多改革都是難啃的硬骨頭,部分改革促進多方利益調整,而且有些改革相互具有較強的關聯性,各領域改革進展不平衡。

  樓繼偉也坦言,全麵深化改革的不少事項,有的是政治層麵的,需要中央決策,如中央與地方的事權關係,是國家治理體係的大問題,要從建立現代財政製度方麵找到突破口;有的事關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需要通過推進構建現代財政製度來尋求支撐,如養老保險問題,要從體製機製上尋求破解。

  中國財政學會副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院長高培勇近期也正在係統評估本輪財稅體製改革的進展。“我們正在經曆一場從未有過的考驗,這輪改革理念、思想、戰略和以往大不相同。”他指出,本輪財稅體製改革與之前相比,有三方麵大的不同:一是本輪改革從經濟治理的圈子跳出來,是從國家治理的角度部署的改革。以往財稅體製改革中,財政都被看作經濟範疇,是經濟組成部分,而這次是把財政定位為國家治理的基礎和支柱。二是過去的稅改是解決財政自身的問題,現在是為國家治理打基礎、建框架,要發揮財政體製的基礎性、支撐性作用。三是本輪改革從大國財政角度布局,著眼於現代財政文明,用現代財政製度定位財稅改革的方向,因此需要更嚴密的製度支撐。

  突破 直接稅改革“短板”待補

  與會財政係統人士也描繪出財稅體製改革下一步的路線圖,包括推進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與支出責任劃分改革,積極推進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改革,推進房地產稅改革,繼續推進資源稅改革等任務都已經躍然紙上。

  專家特別指出,直接稅改革是當前改革中的一項“短板”。包括房地產稅、個人所得稅在內的直接稅改革將成為下一步改革的重要突破口。

  “麵對各種挑戰,我們必須迎難而上,更加奮發有為地推進財稅體製改革,努力實現建立現代財政製度的目標。”戴柏華指出,下一步財政部將加快建立現代財政製度的步伐。具體包括完善稅製,進一步加強預算管理,研究調整中央與地方收入劃分總體方案,推進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與支出責任劃分改革,完善轉移支付製度,以及加強地方政府債務管理等等。

  在高培勇看來,本輪財稅體製改革中,以間接稅為代表的稅收製度改革取得積極進展,但另一翼的直接稅改革相對緩慢,總體上係“跛腳”式推進中的“卡脖子”工程。預算管理體製改革仍有“在建”工程,財政體製改革有些具體方向尚待明晰。總體而言,作為一個整體的財稅體製改革尚不夠均衡,亟待協調推進;對於深化改革的支撐性和基礎性作用逐步顯現,但需加力增效。

  財政部綜合司司長王光坤表示,下一步,要落實好全麵營改增政策,減輕企業負擔,繼續推進消費稅改革,調整完善征收範圍、環節和稅率,積極推進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改革,全麵推進資源稅改革,清理相關收費基金。同時,落實鼓勵企業創新的財稅政策,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和主導作用,引導資源合理配置。(孫韶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