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金融網

2019年5月25日   星期六

濰坊金融網 > 新聞 > 正文

200萬元理財合同到期卻隻拿回16萬元利息

  • 發布時間:2016-06-07 15:58:41  來源:證券日報

  “你要人家利息,人家要你本金”

  ■本報記者 蘇向杲

  “你要人家利息,人家要你本金。”

  近日,有投資人向《證券日報》投訴,自2013年以來,其先後通過賣房、貸款、向親戚借貸湊夠200萬元購買高收益理財產品,但理財合同到期已逾近半年,卻隻拿到16萬元的利息。幾經追討,200萬元的本金和尚未支付的利息至今沒有下文。

  追求高收益

  母子湊200萬元購理財“產品”

  投資人牛曉峰近期告訴《證券日報》記者,2013年12月23日,經第三方理財公司北京星輝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星輝財富”)的業務員趙惠介紹,簽訂了德恒3號信托計劃投資類《北京裕信廣盈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夥)FOT基金入夥協議》(下稱“裕信基金協議”),期限為一年(2013年12月23日至2014年12月22日)。

  協議合同顯示,該基金約定年收益率為11%,按季返息,並在第四次返息時一並歸還本金。在合同執行中,裕信基金確實按照合同每季度末返息27500元,四次共計返息11萬元,但並沒有歸還本金。

  “裕信基金協議”到期後,趙惠推薦牛曉峰將未歸還的本金投資到一個新的“產品”上,協議利息提升至15%,比裕信基金協議利息還高4個百分點。在星輝財富業務員趙惠的推薦下,2014年12月份,牛曉峰與北京海盛久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久信財富”)簽訂了《出借谘詢與管理服務協議》,第三方擔保方為北京中青嘉園投資擔保有限公司,期限為一年(2014年12月22日到2015年12月21日),到期本金和利息一次性歸還。

  由於當時裕信基金協議返息及時,2014年11月27日,牛曉峰又以其母苑女士的名義,與久信財富簽訂了一份《出借谘詢與管理服務協議》,投資100萬元,協議年利息14%,合同於2015年11月26日到期。

  至此,牛曉峰與其母共投資200萬元。2015年8月份,牛曉峰接到星輝財富業務員簽訂新協議的通知,通知以“公司要上市,資金使用、管理、投資方不能出現三角關係”為由,欲收回此前簽訂的裕信基金協議合同與久信財富合同,並重新簽訂另一份合同。這引起了牛曉峰的懷疑,並拒絕廢除原有合同、簽訂新合同。

  業務人員辭職

  投資者幾經波折僅拿到16萬元

  在牛曉峰拒絕簽訂新合同之後,接到了星輝財富業務人員的 “辭職”、“領導不在”等各種答複。

  “2015年8月份,我多次和趙惠聯係後,她一會兒說爺爺病了要回家照顧,一會兒說已經辭職,正在去往大連的高鐵上。另外一個業務員也聯係不上。迫於無奈,我們到星輝金融公司去找他們,但單位說沒有我們要找的人。”

  牛曉峰告訴《證券日報》記者 ,2015年10月份,有個自稱接替趙惠的業務員聯係與他見麵,但得知牛曉峰沒有繼續投資的意向後,便再也沒有聯係了。同年12月份,牛曉峰去星輝財富了解投資情況,相關業務人員告訴他,“財務部領導不在,你們提的問題無法回答。”

  截至2015年12月21日,兩份投資合同已經全部到期,按照協議,久信財富應該返還本息,但牛曉峰多次聯係久信財富領導,接待人員都推脫“領導不在”。

  經牛曉峰多次微信、電話聯係久信財富的相關負責人管唯鑫後,在合同到期2個多月之後的2016年2月26日,名為管唯鑫的賬戶向他轉款5萬元。

  至此,牛曉峰前後共200萬元的投資款,僅拿到16萬元。

  星輝財富稱“業務員已辭職,與公司沒關係”是真的嗎?

  接到投資人投訴後,《證券日報》記者電話采訪了北京星輝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甘宜泉。

  甘宜泉表示,對於牛曉峰投資公司的理財產品確有“印象”,但是與牛曉峰簽訂合同的業務員趙惠已經辭職,“他是我們公司離職的員工,又帶著我們的客戶做了別人家的產品,與我們公司沒有關係。”

  甘宜泉同時告訴記者,“如果要證明投資到我們公司,那得看他有沒有相關合同,我們沒有與他簽訂合同。”事實上,牛曉峰也表示,當時確實沒有與星輝財富簽訂合同。

  但記者查閱北京市企業信用信息網發現,截至2015年年末的信息顯示星輝財富的監事管唯鑫,同時也是久信財富的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長。所謂星輝財富與久信財富沒有關係的說法不攻自破。

  北京市企業信用信息網顯示,北京星輝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於2013年9月23日,注冊資本金為5000萬元,實繳出資金額1000萬元。注冊號為110108016310393,經營範圍為投資谘詢、投資管理、經濟貿易谘詢。

  星輝財富股東分別為自然人甘宜泉、自然人淩朋。公司的主要成員包括董事長甘宜泉,董事王殿朋、張代華,監事管唯鑫。資料同時顯示,星輝財富截至2014年年末的資產總額為1061.62萬元,淨利潤為-383.39萬元,負債總額為552.88萬元。

  百度百科的信息顯示,北京星輝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是國內第三方理財機構,其總部位於北京CBD,已在合肥、成都、沈陽、昆明設立了機構。

  久信財富人去樓空

  官方電話已暫停服務

  牛曉峰與其母親最後簽訂的是久信財富的《出借谘詢與管理服務協議》,為什麼協議到期近半年,久信財富仍未按照協議內容歸還本息?

  記者多次致電久信財富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管唯鑫,電話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隨後,記者多次致電久信財富官網提供的電話,聽到“該號碼已經暫停服務”。

  隨後,記者聯係了久信財富在招聘網站公布的聯係方式,接聽電話的孫經理表示,“我不在久信財富,不知誰把我的電話號碼掛上去了。”招聘網站顯示,該招聘信息在1個月之前刷新過。

  記者根據久信財富官網與企業信用信息網顯示的公司地址,來到了北京市朝陽區朝外大街甲6號萬通中心AB座7F。在7樓,記者沒有看到任何久信財富的公司標識。正在裝修的相關人員告訴記者,原先的公司已經搬走了,現在搬入的是一家新公司。

  北京市企業信用信息網的信息顯示,北京海盛久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於2014年9月12日,注冊資本為1000萬元人民幣。法定代表人為管唯鑫。營業範圍為投資管理、資產管理等。

  資料同時顯示,北京海盛久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截至2015年年末的資產總額為72萬元;營業總收入0元,營業收入中主營業務收入為0元;所有者權益合計為-383萬元;淨利潤為-678萬元;負債總額455萬元。

  記者看到,在久信財富官網上,仍掛著“高收益、專業P2P貸款平台輕鬆理財,安全有保障、流動性高、門檻低”的標語,並公布有5款理財產品,投資門檻均為5萬元起。

  擔保公司與久信財富

  法定代表人為同一人

  按照協議,若久信財富到期不能履行返還本息責任,協議中提到的北京中青嘉園擔保公司應該承擔相關責任,為什麼擔保公司沒有承擔應有的責任?

  北京市企業信用信息網顯示,北京中青嘉園投資擔保有限公司的股東分別為自然人李效梅、陳金龍。目前的法定代表為李效梅,注冊資本金1000萬人民幣。經營範圍包括經濟合同擔保(不含融資性擔保)、投資管理等。

  雖然目前的法定代表為李效梅,但工商信息顯示,2014年9月12日至2015年6月15日,中青嘉園的法定代表為管唯鑫。而這一段時間也是中青嘉園作為第三方擔保公司擔保牛曉峰與海盛久信投資協議的合同有效期。

  也就是說,牛曉峰簽訂的《北京裕信廣盈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夥)FOT基金入夥協議》中提到的第三方擔保公司——北京中青嘉園投資擔保有限公司與久信財富是關聯公司,借款人與擔保人是同一人。

  截至2015年年末的信息也顯示,雖然中青嘉園的注冊資金為1000萬元,但由於實際認繳不足,其資產總額為2萬元,去年淨利潤為-1萬元,負債總額2萬元。

  投資人已報警

  參與金融活動要做好“三看”

  牛曉峰告訴記者,自己投資的200萬元是通過賣房、向親戚朋友借貸,以及父母用於養老的積蓄湊齊的,按照合同的返還日期已逾近半年。自去年以來,他多次聯係星輝財富及久信財富,但均無效果。無奈之下,他已經報警。

  事實上,牛曉峰的投資經曆並非個案。銀率網近日公布的5月份P2P(網絡借貸)行業數據顯示,今年5月份全國新成立的P2P平台僅1家,而新增的問題平台卻達到200家,較上月環比增加113%,創單月問題平台數量新高。

  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5月底,全國正常運營平台共2748家,問題平台累計達2061家。從5月份P2P平台產生問題的原因看,失聯平台、跑路平台占多數,共123家,占問題平台數的61.5%,反映出P2P行業違法違規問題仍很嚴重;停業、終止運營平台共48家,合計占比24%。

  在今年3月12日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上,銀監會主席尚福林提示投資者,參與社會金融活動的時候,必須十分審慎,要著重做好“三看”。

  一是看對象。看是不是麵向社會不特定對象在籌集資金。二是看回報。看是不是承諾超常的高利率回報。現在的企業情況、經濟發展情況大家都清楚,動輒高達百分之十幾、甚至百分之二十幾的回報,這種情況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這就有涉嫌非法集資之嫌。三是看營銷。看營銷是否公開宣傳,以公開宣傳的形式募集資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