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金融網

2019年5月12日   星期日

濰坊金融網 > 新聞 > 正文

評論:防範銀行委外風險刻不容緩

  • 發布時間:2016-05-31 10:36:42  來源:中國證券報

  銀行委外 緣何而“啟”

  銀行委外業務始於2008年,大規模發展則是2014年以後。近年來,在宏觀經濟轉型和金融市場改革的背景下,銀行委外業務越來越受到銀行委托方和各受托市場機構的青睞,發展較為迅猛。對於各相關參與方,銀行委外業務的魅力何在呢?

  對委托方而言,這是“資產荒”下的無奈之舉。銀行委外業務的委托方包括國有銀行、股份製銀行、城商行、農商行和農信社等。對於銀行而言,委外業務有著難以抗拒的吸引力:

  一方麵,可以緩解投資壓力。近年來,銀行理財業務進入高速發展通道,規模急劇擴大。截至2015年底,全國銀行業金融機構有存續的理財產品超過6萬隻,理財資金賬麵餘額23.50萬億元,較2014年底增加8.48萬億元,同比增長56%。如此龐大的理財資金帶來兩個問題,一是投資渠道的問題,二是投資收益的問題。

  從投資渠道上看,銀行可供選擇的有自營投資和委外投資兩類。對於中小型銀行而言,受規模限製,自營投資能力較弱,缺乏專業的金融投資團隊,需要借助委外業務渠道來開展投資業務。對於大型銀行而言,雖然有完善的投資團隊和較為豐富的投資經驗,但在近年來理財資金規模急劇增大的背景下,仍難以應對如此龐大的資金帶來的投資壓力,需要通過委外投資渠道來輔助開展投資業務。

  從投資收益看,2014年以來,債券市場收益率大幅下降,股市大幅波動,而銀行理財負債端成本下降的幅度明顯慢於資產端,銀行邊際收益成本倒掛,2013年及以前配置的非標資產集中到期,銀行有動力通過委外來提高收益。傳統的銀行自營投資渠道受投資範圍、監管限製和投資能力等限製,難以實現較高的投資收益,因此通過委外投資來實現收益目標成了銀行的無奈之舉。

  另一方麵,可以拓展投資空間。受監管要求和投資能力限製,銀行開展自營投資業務時投資範圍有限,比如要求投資的資產標的具有較高信用等級或有擔保,這對銀行投資業務的開展帶來了很多不便,尤其在當前資產荒的背景下,對銀行實現其投資收益目標造成不利影響。通過委外業務,銀行可以投資於信用等級更低或其他高收益產品,如AA甚至更低評級的債券,為銀行提供了更廣闊的選擇空間。同時,委外業務也可以幫助銀行提升杠杆率。受監管限製,傳統的銀行自營業務中杠杆率較低,在金融市場的投資策略有限,難以進行複雜的套利操作,通過委外業務,可以繞開直接監管,間接提升杠杆率,通過提升風險偏好獲取更大的投資收益。

  對委托方而言,則意味著薄利時代的市場之爭。銀行委外業務的受托方主要包括券商、基金公司和信托公司等。受托方爭相搶奪銀行委外這一蛋糕,主要有以下的原因:

  第一,能夠帶來較好的收益。銀行委外業務大多采取固定手續費+投資收益分成的模式,每筆業務收取數十萬元到數百萬元不等的固定手續費,再根據投資業績情況,對超額收益部分進行分成。雖然銀行委外業務的固定手續費在各市場機構的收入中占比並不高,但是由於資金規模巨大,因此業績分成部分利潤將較為可觀,對受托方形成了足夠的吸引力。

  第二,可以提升市場份額。根據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公布的數據,截至2015年底,資產管理行業的總規模達到40萬億元。同時,據市場機構估算,2015年底銀行委外資金規模近10萬億元,占比約為1/4。從結構上看,銀行委外資金的受托機構中,基金、證券和信托機構的占比較高,保險資管公司的占比較小。

  考慮到銀行委外資金近兩年來才開始激增,其對各市場投資機構增量資管資金的影響尤其巨大,對當前的資管行業市場格局具有重要影響。因此,為了提升資管規模、鞏固行業地位,各市場投資機構紛紛爭取銀行委外業務,競相火拚。

  薄冰之上 暗紋隱現

  銀行委外業務在銀行和市場投資機構的共同推進下,一路迅猛發展,但背後風險也在快速積累,如同薄冰上的暗紋,雖無眼前之慮,但需防範長遠之憂。從表麵上看,委托方和受托方各司其職,相互製約,銀行委外業務的風險整體可控。但實質上,銀行委外業務隱含的風險並沒有改變,反而隨著業務的迅猛發展變得更加突出。

  首先是市場風險。銀行委外資金通過各市場投資機構投入債市、股市等資本市場,麵臨著比銀行自營投資業務更大的信用風險和市場價格波動等風險。

  信用風險方麵,由於銀行委外資金投資的範圍較自營投資更為廣泛,信用資質下調情況較為嚴重。據市場機構對城商行等銀行的調研,銀行委外資金投資的債券資質門檻較低,AA級或AA-級的債券、私募債、PPN、ABS等產品均可納入。從委外資金投資的品種占比上看,低品質的債券品種占比較高,如AA級債券約占75%,AA+級債券約占10%。因此,可以預見的是銀行委外資產對出現信用風險事件的抵禦能力將會較低,一旦出現大麵積的信用風險事件或者踩踏事件,銀行委外資產將難以獨善其身。

  市場價格波動風險方麵,在高收益率的目標要求下,受托人普遍采取高杠杆率的策略,銀行委外資產對市場價格波動更為敏感,抵禦風險能力也更加脆弱。市場機構估算,按照當前債市情況,如果委外資金的收益目標定為5%的話,大致需要200%的杠杆率才能實現。實際操作中,很多受托機構的杠杆率都在200%以上,甚至接近400%。在此背景下,如果出現較大幅度的市場波動,銀行委外資產很可能遭受較大損失。

  其次是流動性風險。銀行委外資金規模較為巨大,如果發生大規模贖回或撤離事件,將會造成較為嚴重的流動性危機,給相關各方帶來損失。從流動性看,有兩個方麵需要關注。一方麵是理財資金期限錯配導致的流動性風險。銀行委外資金的主要來源是理財資金,實際操作中理財資金的期限與資產的期限並不完全匹配,存在一定的短債長投現象。如果到期的理財資金無法滾動發行,銀行迫於償付壓力將有可能大量贖回委外資金,造成流動性危機。另一方麵是贖回達不到投資收益目標的委外資金產生的流動性風險。銀行對委外資金通常作為固定收益類資產進行管理,而券商或基金公司等受托人采用的是市場化排名管理,兩者對收益率的考核理解和處理不盡相同。在市場行情疲軟的情況下,受托人難以實現收益目標,銀行有可能因此進行大麵積的委外資金贖回,帶來流動性風險。

  再次,道德風險不容忽視。銀行委外資金由銀行委托給各市場投資機構進行投資,由於雙方信息不對稱、利益目標不盡相同,在管理上存在一些風險點和盲區。一方麵,銀行作為委托方,雖然很願意開展風險管控和操作監管,但是在實際操作中,不論是全委托還是半委托模式,受托方投資人員都具有較大的自主權,銀行受人員和手段缺乏的約束,很難進行全方位的監管。另一方麵,受托方雖然掌握第一手的投資信息和規避市場風險的手段,但由於其自身利益的關聯或者道德因素,很難主動承擔起監控風險的職責。銀行委外業務中自身利益和監督責任的錯位,為道德風險的滋生留下了可能的空間。

  風雨欲來 路在何方

  銀行委外已是風雨欲來,呈現市場追逐之勢。此時,路在何方?

  其一是赤膊上陣,一擁而上。隨著銀行理財資金規模的慣性擴張,銀行委外業務這塊蛋糕也將繼續膨脹。短期來看,在“資產荒”背景下,銀行的資產配置壓力得到釋放,可以在較低管理成本下獲得可觀的收益;同時,受托方也將繼續享受資管業務規模擴張帶來的好處。但長期來看,隨著銀行委外業務規模的擴大,風險也在不斷累積,隨時可能因為偶發性的市場恐慌事件導致風險集中爆發,引發嚴重後果。目前,委外業務激增,各種潛在風險點加速發酵,對金融市場穩定的潛在不利影響也已經引起監管層關注,政策收緊趨勢越發明顯。從去年底開始,監管層開始頻頻摸底,下一步不排除會有可能出台降杠杆、要求基礎資產穿透等收緊政策。如果涸澤而漁,為了爭奪委外業務而采取激進的投資策略和過高的風險偏好,不僅會讓銀行委外業務的發展之路變得艱難,也會給機構自身的發展帶來不利影響。

  其二是穩紮穩打,量力而行。針對銀行委外業務發展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問題,各參與方要提前采取措施加以防範和化解,營造可持續的生態環境。對於委托方而言,銀行要根據自身業務情況適度降低杠杆率,增強委外資產抵禦市場風險的能力,同時,在發行理財產品時不宜承諾過高的理財收益率,通過降低負債端成本壓力,為銀行委外業務的長期良性發展奠定基礎。對於受托方而言,市場投資機構要量力而行,根據市場情況和自身投資能力,製定穩妥的投資收益目標。

  對於銀行委外業務,筆者希望看到各參與方能夠努力平衡好投資收益與投資風險之間的關係,不為短期投資利益而忽視長期風險管理和能力建設,這樣才能行於穩健,既嗬護了資管市場,又能使自身走得更遠。中國保險保障基金有限責任公司 寧靈 鄭春秋 李紅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