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金融網

2019年5月25日   星期六

濰坊金融網 > 新聞 > 正文

組團赴印度買藥靠譜嗎?3天收費幾萬元帶藥回國不合法

  • 發布時間:2016-05-14 09:37:49  來源:環球時報

印度一家私立醫院的大廳。

  【環球時報記者 倪浩  環球時報駐印度特約記者 林杉】陝西青年魏則西之死捅破了百度排名競價、莆田係醫院等諸多醫療亂象的窗戶紙,但問題還不止於此。魏則西生前留下一條怨恨:他所吃的一種藥在香港買要花費4.4萬元一個月,但在印度隻需要5000元錢,卻不允許入關。這讓中國人的眼光又一次投向了印度。由於仿製藥在印度的合法身份以及低廉的價格,全球各地的病人趨之若鶩。尤其是治療丙肝的新藥去年在印度上市以來,國內大批醫療健康管理機構開始招募患者以組團方式去印度買藥、治療,印度漸成中國醫療旅遊目的地新熱點。但這種醫療旅遊真的靠譜嗎?

  醫療團提供一條龍服務

  在百度輸入丙肝、印度等關鍵詞後,搜索結果顯示,國內已有不少公司正在團體招募丙肝患者奔赴印度進行治療。這些法人實體中有健康管理公司,也有旅行社。他們打出了專業、安全、正規、透明等宣傳用語。《環球時報》記者隨機調查了幾家從事印度醫療旅遊的公司了解到,根據病人情況的不同,他們的收費最低3萬元,最高不超過5萬,組團去印度的時間一般是三天兩晚,或根據病人的要求相應延長,具體公司與病人之間會簽有協議進行約束。北京某醫院管理有限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員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他們已與印度頂級醫院集團達成合作關係,為來自中國的患者開設綠色貴賓通道,而且與國內諸多肝病專家都簽約合作,隨時指導患者用藥。該工作人員稱,他們已經組團近20次。參加團體赴印度治療的費用為4萬—4.5萬元,其中包括往返機票、住宿費用、2個療程的藥費以及印度醫院的檢查費用,公司從每位患者收取的服務費為7000元。

  春雨國際副總裁張一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國丙肝患者目前官方的保守估計有1000萬。在美國一種丙肝特效藥一個療程的價格為50萬元人民幣以上。印度仿製藥廠是拿到原研藥廠授權的,仿製藥與原研藥在療效上差別很小,而價格僅為一個療程7500元人民幣,因此印度吸引了全球眾多丙肝患者前去購藥。目前中國還在對該藥進行一期臨床實驗,估計該藥入市可能在2019年前後。

  在印度多家醫院實習過的印度醫學碩士時晴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國內赴印醫療旅行團開始是由傳統旅行社組織進行,但近年不少醫療旅遊公司陸續成立。這些醫療旅遊公司作為中介一般會與國內各省的大醫院合作,尋找到有需求的患者。張一表示,現在國內還出現很多印度仿製藥海外代購,這種方式存在很多隱患。因為有利可圖,這些藥品中可能混入假藥。國內以印度為目的地的醫療旅遊產品通常會為患者提供從前期簽證辦理、地接陪護,到中期轉診會診、診療介入,到後期國內醫生病情跟蹤隨訪的一條龍服務方案。

  除藥價便宜,印度私立醫院的服務也很優質。在印度,提供免費醫療的公立醫院隻要針對中低收入群體,大部分印度中產階層更願意選擇價高但品質比較有保證的私立醫院。像阿波羅醫院、Medanta、Fortis、Max等醫院都是印度著名的私立醫院,這些醫院的醫生大多有歐美留學背景,經常與歐美醫院進行聯合項目研究,能共享到歐美醫院提供的臨床數據。上述私立醫院中,除了阿波羅最高端,中國醫療團去的相對少之外,絕大多數醫院經常接待中國團。

  個人自助去印度買藥更省錢

  “這種團體治療的方式是一種暴利行為,患者之所以尋求印度藥物主要是基於經濟能力考慮,4萬多元隻為獲取兩個療程的藥物,對於普通患者而言仍是一個經濟負擔。”國內一名丙肝患者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治療丙肝的藥物在印度所有正規藥房都有出售,隻要在國內確診,就無需到印度醫院再進行檢查。而這些國內所謂專業、安全、以及跟印度頂級醫院合作都是一種噱頭,無非是為其高達4萬多的收費尋找理由。這名患者說,因為組團收費昂貴,越來越多的丙肝患者選擇自己去印度買藥,這種方式能節約一半費用。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這樣的商業行為有許多不透明的地方,比如收費標準難以衡量,就醫時間短,醫院難以對患者作出較為係統的檢查和跟蹤。

  某健康管理公司的工作人員說,“藥費隻是一方麵,我們不是幫助大家買完藥就完事。我們要詳細了解患者的身體狀況,保證患者用藥安全。”時晴說,這種團隊看病的流程跟印度當地人是一樣的,跟團最大的優待就是有人提前為患者預約號,並帶患者走流程,省去自己找的麻煩。張一認為,一些外語好、有過印度生活或工作經驗,或海外旅遊經驗多的患者可親赴印度,但沒去過印度的患者最好不要采用這種方式。

  丙肝患者李實(化名)今年年初自己到印度購藥。他向《環球時報》記者描述的購藥過程與個人出境遊沒有本質區別:落實簽證、購買特價經濟艙航班、預訂酒店、帶好VISA卡並換取一定的印度貨幣等。當然最重要的是鎖定目標醫院。李實在到達印度酒店後,在服務人員的指導下順利到達印度醫院的藥房。因為他已經在國內確診,不用再去掛號看門診,而是在醫院藥房處直接購買了藥物。李實說,隻要作好充分準備,一個人去印度買藥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問題,除藥費固定外,其他費用幾千到幾萬都是患者可以親自控製的。

  雖然自己去印度的患者花費較低,但前期準備工作比較繁瑣。所以,目前也有在印度的華人計劃在印度做地陪公司,負責統籌協調中國散客到印度買藥就醫的事宜。此外,由於國內大量的就醫需求,患者之間還形成了一些自發團體,由有經驗的人發起臨時團體集體到印度就醫,有時這種團隊甚至掌握更多的醫療信息,是目前國內參與印度醫療旅遊的另一批新生力量。

  買仿製藥回國入關應申報

  “來自印度的仿製藥屬於走私藥,個人或團體赴印度買藥帶回國的方式根據中國法律不屬合法途徑,因此,國內正規醫療機構不會建議患者去海外購藥。”宣武醫院一位主任醫師在接受《環球時報》采訪時表示。中國藥科大學國際醫藥商學院副教授曹陽也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沒有在中國辦理注冊的藥品在中國的法律身份是假藥,不允許在中國正規渠道流轉。目前赴國外買仿製藥處於法律的灰色地帶,短期內合法化不太現實。目前隻有境外治療這一種合法途徑,即在海外就診和用藥,而不是將藥物帶回國內。

  張一表示,印度仿製藥由印度帶回中國入關時,按規定都要進行申報。被允許入關的前提條件是患者一定要有處方來證明藥物屬於自用且藥量比較小,“這種情況下海關一般會放行,但患者要交納關稅。”據記者了解,很多患者都知道從印度買仿製藥回國是違法的。但由於仿製藥一般體積較小、重量較輕,一般很少有人申報,被抽查的幾率較小,即便被抽查到通常也會放行。所以,他們仍會選擇嚐試。

  對於印度仿製藥的藥效和安全性,曹陽告訴記者,目前通常不會有什麼問題。印度有國家醫藥監管部門,每種藥在上市前都要走一係列法律程序,而且做過各種臨床實驗,隻要是正規藥廠生產的藥物一般不會有質量問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