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金融網

2019年5月25日   星期六

濰坊金融網 > 新聞 > 正文

藥品“鬼市”黑幕:鹽水冒充胰島素 澱粉用來治血栓

  • 發布時間:2016-05-11 10:01:43  來源:央廣網

   在所有的造假當中,假藥,無疑是既危險又害人的一種。它要麼因為無效而貽誤治療時機,要麼因為有毒而加重病情危及生命。因此,國家一直把打擊假藥當作一項突出的重要工作,始終保持高壓打擊。但是,有些犯罪分子,仍然為了牟利而造假。前不久,湖北的一位患者,在心髒手術後使用防血栓的藥物時,就不幸遭遇了假藥。警方接到報案後,追蹤蛛絲馬跡,從而揭開了一個令人震驚的巨大黑幕。

  藥品“鬼市”大揭秘:真藥、假藥、過期藥,互相交換。

  李先生家住在湖北省十堰市,他的父親因為做了心髒手術,必須每天服用一種叫做波立維的藥。這種藥主要是用於支架手術前準備和手術後,防止支架血栓的出現,是一種血小板聚集抑製劑。2015年初的一天,李先生偶然路過一家藥房,看到裏麵剛好賣這種藥,而且價格比醫院的140元一盒便宜了20元左右。

  李先生當即就買了幾盒波立維。拿回家後,父親也按時服用了這個藥,但是李先生覺得這個藥似乎有些不對勁。

  受害人李先生:第二天發現那個藥就已經吸潮了,就軟了。

  △李先生用在手機上安裝專門用於識別藥品真假的軟件對從藥房買來的波立維進行了掃碼檢驗。

  李先生告訴《經濟半小時》記者,通過掃藥檢碼,可以看到藥品的批次、日期及流通環節,而這藥的流通環節不正常。

  李先生懷疑從藥房買來的波立維有問題,於是把剩下的藥送到了十堰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檢測。

  湖北省十堰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綜合執法支隊工作人員雷永軍:該藥不含有藥物成分,依據藥品管理法第48條規定,認定為假藥。

  △檢測結果認定,該藥為假藥,讓李先生既氣憤又後怕。

  李先生告訴《經濟半小時》記者,長期吃這個藥沒起到正常預防作用的話,會引起心肌梗塞、梗阻,十分危險。製造並銷售假藥涉嫌刑事犯罪,按照程序,十堰市藥監局立即將此案移送給十堰市公安局。這些假藥來自哪裏?十堰市到底還有多少假的波立維在銷售?警方迅速聯合藥監部門在全市範圍內,對假波立維藥進行清查。

  △警方最終查獲二十餘萬波立維假藥,並全部進行了下架處理。

  那麼這些假波立維到底是誰生產的?又是誰把假藥銷售到了正規的藥房,最終賣到了病人手裏的?警方在對這幾家藥房進行清查的時候,仔細察看了進貨清單,一個多次出現的名字,馮某,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藥房負責人表示,馮某把該提供的藥品經營許可證、營業執照等“三證一照”和法人委托書都提供了,資質齊全。但是,藥房並沒有對賣藥的馮某提供的資質進行核實,他們更在意的是這批藥品的價格。在其它地方進價一盒110元左右的藥品從馮某處隻需90元。

△馮某提供給藥房的藥品經營許可證、營業執照等資質證明均為虛假材料。 

  警方調查顯示,馮某,男,30歲,貴州籍人。警方初步認定,馮某很可能就是這批假藥的源頭。在幾次蹲守後,警方終於找到馮某,可是,馮某雖然承認自己沒有賣藥的資質,這幾年也一直從事藥品經銷,但是並不知道那些波立維是假藥。

  犯罪嫌疑人馮某:當時聽到這個消息,死的心的都有,這個確實是害人害命的事。

  △馮某的藥是通過網絡上一些專門進行藥品買賣的QQ群進的貨,但對於藥的真假和來源並不清楚。

  馮某交代,自己在醫藥聊天群裏認識了邢經理和楊經理,之後有過電話聯係,但從沒見過麵。他們說手裏有波立維,而且價格便宜,於是馮某就從他們那裏進了貨,又賣給了十堰的幾家藥房。警方試圖撥打馮某提供的這兩個人的電話號碼,卻發現對方的電話已經停機。

  湖北省十堰市公安局治安支隊食藥環大隊副大隊長項智:不管是QQ還是微信,他們都沒有表明自己的真實身份,電話所有登記的機主也都不是他們真實身份。

  由於無法查找到馮某的上線,整個案情一下子變得撲朔迷離起來。那麼案件究竟要從哪裏繼續突破呢?

  湖北省十堰市公安局治安支隊食藥環大隊大隊長廖振江:緊盯三個流,資金流、物流、信息流。

  楊經理和邢經理都通過網絡和電話與馮某聯係,之後通過物流公司發貨到十堰,由物流公司代收貨款。警方首先趕到物流公司,調取馮某的貨單查詢線索。物流顯示貨物來源在北京和天津,但都未顯示他們發貨的具體地址。

  線索在物流公司再次中斷。警方決定一方麵兵分兩路,趕往北京和天津,進一步追查嫌疑人的蹤跡。另一方麵,利用馮某的QQ號繼續聯係邢經理。在經過多次聯係後,邢經理終於回了消息,警方立即鎖定了他的位置,並實施了抓捕。

△被警方抓獲的時候,犯罪嫌疑人正在電腦上發布用於售賣假藥的廣告。 

  經調查,邢超的真實姓名叫韓立波,哈爾濱人。幾個月前來到北京,開始收購倒賣藥品。藥品一部分來自回收的醫保藥,另一部分從網上的醫藥群裏倒賣。

  韓立波供認,自己的藥品都來自天津,並交代了上家的QQ號,但警方經查證,該QQ號不再使用,而手機號也不是實名登記的,短時間內看來很難追蹤到有價值的線索,但可以肯定的是,既然他的假藥也來自天津,那麼接下來的工作重心,就在天津那個楊經理身上了。警方分析後決定,將資金流作為案件的下一個突破口。警方從大量的代收貨款的資金裏,查到了一張樊姓女子的銀行卡,而樊某是貴州籍的一個打工女子。我們認為是馮某的上線冒用他人身份開的銀行卡。

  警方通過追蹤這張銀行卡的交易記錄發現,它曾在哈爾濱被人使用過,而此前馮某曾說過,楊經理的口音像是東北的,那麼他是否就在哈爾濱呢?警方加緊對這張卡的追查,終於發現在2015年4月17號,該卡在黑龍江呼蘭縣一家銀行發生過交易。

  △十堰警方迅速趕到銀行,調取了當天的監控錄像,發現使用那張銀行卡的是一個中年男子。

  從這段監控錄像中警方發現,這個男子在取錢時,遞給工作人員一張身份證。警方隨即調取了身份證的信息,發現與他本人身份證為同一人,於是初步確定這名男子正是本案一名重要嫌疑人。

  身份信息顯示這個男子叫劉成龍,33歲,黑龍江哈爾濱人。就在此時,遠在湖北十堰的馮某向警方提供了一段自己和楊經理以前的通話錄音,警方把監控中劉成龍的聲音與錄音裏楊經理的聲音進行了比對,發現他就是警方一直在找的楊經理

  至此楊經理的身份終於被揭開,不過警方沒有急於抓捕劉成龍,因為此前的物流信息顯示,劉成龍的貨是從天津發往十堰的,可是通過對他的偵查顯示,此人一直在哈爾濱活動。警方隨即對劉成龍的社會關係,尤其是與他有資金往來的人展開進一步的調查。

△警方發現劉成龍長期給天津的一個叫蔣濤的人彙款,而且數額較大。 

  警方調查顯示,蔣濤是劉成龍的同鄉,沒有固定工作,長期在天津活動,而波立維正是從天津寄出的。

  廖振江:劉成龍在哈爾濱應該是不具有生產假藥的可能性,生產窩點我們判斷應該是天津。

  專案組隨即在天津對蔣濤展開了進一步調查,發現他從事的正是倒賣藥品的勾當,而且每天的活動十分有規律。

  廖振江:早上去大醫院門口站排高價收藥,中午到一個叫鬼市的地方去進行非法藥品的“串貨”。

  這個鬼市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為什麼收到藥後還要串貨呢?警方跟蹤蔣濤進入了鬼市。裏麵的場景,著實讓人大吃一驚。原來這裏是一個藥品銷售和購買的集散地。

  項智:什麼藥都有,真藥、假藥、過期的藥,很多收貨人都是在互相交換,市場非常繁忙。

  而且警方發現,蔣濤並不是一個人在天津活動,全家人都在一起從事假藥生意。他們分散居住在三個小區裏,經常往房間裏搬運一些藥品的包裝盒、錫紙等材料。

  這些人經過一個多月的秘密偵查,警方初步掌握了這個團夥的作案方式。先在網上找到買主,然後在鬼市購買,實現定單式的生產。

  至此,這個以劉成龍、蔣濤為核心的團夥,完全暴露。2015年6月6日,在蔣濤的生日宴會上,警方將這個團夥一網打盡。

  △警方在對劉成龍、蔣濤為核心的團夥租住地搜查時,發現大量作案工具和生產加工的假藥成品、半成品。

  經過審訊,蔣濤等人交代,他們長期盤踞在天津,倒賣醫保回收藥,另外也會自己加工生產一些緊俏的藥品。波立維使用澱粉和花生,而胰島素則用生理鹽水罐裝。

  這些回收和非法加工生產的藥品主要都是通過網絡聊天群尋找買家,並在沒有任何銷售許可的情況下,用物流發往全國各地,最後賣到了消費者的手裏。

  警方:那你們這個藥是假藥,給人吃了不起作用,對病人危害有多大啊?

  劉成龍:這個不太清楚。

  警方:比如胰島素要是自己家裏有人需要,你會讓他們用你這種胰島素嗎?

  犯罪嫌疑人蔣誌國:那肯定不會。

  △據蔣濤、劉成龍等人的交代,警方發現這是一個涉及到全國多個省市地區的龐大銷售網絡。

  最終,在公安部統一指揮下,涉案的20多個地區同時展開集群戰役,共抓獲嫌疑人201名,查獲各類非法銷售的藥品價值一億多元,盤踞天津的假藥鬼市也被查處清理。

  在假藥的黑市裏,令人震驚的遠不止這些。有的假藥因為使用的特殊性,甚至能害人一生。在微整形行業裏,使用一些美容針劑的情況非常普遍。然而,當美容遇到假藥,後果就會變得格外沉重。

  美容針劑變成毀容殺手,無資質假藥銷往全國各地。

  小葉原本就是個很漂亮的姑娘,但是見了閨蜜打了一針玻尿酸有效果,小葉也經受不住誘惑,要去打一針。

  小葉告訴《經濟半小時》記者,,當時給她打針的是她閨蜜的朋友,玻尿酸針劑也是從她那裏買的,花了1800元,打針則是在她的那位朋友的家裏。

  受害人小葉:坐在沙發上,簡單用碘酒消毒,然後就開始打了。在美容醫院去打的話,好像要五六千塊錢,然後想著在她這裏1800,她之前也打過,我就比較相信。

△滿心期待注射了玻尿酸之後可以變得更年輕美貌,但是結果卻讓小葉追悔莫及。 

  小葉:一開始是右眼已經腫得眯成一條縫了,一天比一天嚴重,都擔心以後會看不到路,生活都不能自理,就比較著急。

  眼睛忽然腫了起來,這讓小葉十分緊張,她趕緊問那個給她打針的朋友,得到的答複是,不用緊張,這是過敏反應,吃點消炎藥就好了。

  可是吃了兩天還是腫,而且越來越嚴重,再加上在網上看到了一些微整形失敗的案例,小葉更加擔心,自己是不是被騙了。

  焦慮的小葉趕緊去了醫院,希望消腫,可沒想到,醫生初步觀察認為她打得玻尿酸是假的。

  氣憤的小葉找到了為她注射的朋友,想要一支用在她臉上的藥物,但並沒有得到明確答複。。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但一不留神使用了假的美容針劑,那麼隨之而來的,將是沉重的打擊和意外的災難。那麼這些假的美容針劑究竟來自哪裏?前不久,江蘇省太倉市警方就查處了一起有關假美容針劑的案件。2015年9月底,江蘇省太倉市公安局接到了浙江警方發來的一條協查線索,說是在太倉市上海東路一號,上海廣場附近,有人通過快遞物流涉嫌銷售美容類假藥。線索隻有名字和手機號碼,收獲地址不詳。

  太倉市上海東路一號是一座大樓,1到9樓是快捷酒店,9樓以上是酒店式公寓。

  △警方首先對快捷酒店進行了摸排,未果後又對居民住戶進行排查,兩個星期,共登記了80多戶。

  警察在對這些住戶做進一步的篩查時,發現住在1206室的葛某有重大嫌疑。

  江蘇省太倉市公安局經濟開發區派出所副所長蔣旻嘯:他使用的手機號碼中間6位是6262,與線索提供的號碼是僅相差一位。

  江蘇省太倉市公安局治安大隊副大隊長張曉峰:通過對他家庭成員的調查之後,他的母親恰好叫梅某。

  手機號碼隻相差一位數,而葛某母親與收貨人的名字也一致,是巧合可能性並不大。為了進一步證實,警方找到了快遞公司,經快遞員確認,葛某就是經常郵寄快遞的人。而且是以母親梅某的名義,郵寄的東西也均為美容產品。

  △葛某寄的快遞數量巨大,一個月的快遞費用達到了一萬多元。

  既然葛某是以母親梅某的名義寄件,警方據此趕到了葛某的老家,安徽池州進行調查。結果發現,快遞員每天定時去梅某的家裏收快遞,而且快遞量非常大。

  △經檢查,梅某寄出的包裹均是美容類的藥品,其中最為常見的就是保妥適,俗稱肉毒素。

  為了鑒定葛某母親所寄藥品的真假,警方把藥品拿到了蘇州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江蘇省太倉市公安局治安大隊二中隊副中隊長陳懿:鑒定結論是美容類的藥品,並且是假藥。

  2015年10月29日,太倉警方同時對太倉葛某的住處以及安徽池州老家進行搜查,和他的住處一樣,到處堆放著化妝品和藥品。

  犯罪嫌疑人葛某:我本身也是很愛美的,那都是我的化妝品。

  盡管葛某聲稱自己銷售的美容產品都是自己用過的,但經藥監部門檢測,被收繳的美容藥品中有40多種被鑒定為假藥。

  在葛某的手機裏有上百個微信群,加在一起有幾千人,都是美容行業裏的人。葛某說,自己就是通過微信的朋友圈,來銷售自己的美容藥品。

  △葛某拿到的貨,是由專人從國外買進寄到國內,再由他們賣到國內需要的人手上的。

  而他們之間的交易,都是通過微信支付,快遞郵寄的方式。

  葛某:大家都是在一個朋友圈裏麵,沒有固定的上家和下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進貨渠道,也有自己的銷貨渠道。

  △國家規定,國外進口的藥品必須有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批準文號,同時外包裝上必須有中國文字,並附中文說明書。

  這些通過朋友圈銷售的進口藥品很多都沒有相關資質和資料,按國家規定均為假藥。

  據了解,葛某每個月的快遞費就達一萬多元錢,經他手賣出的這些美容藥品已經銷往全國各地,至於究竟賣出了多少藥品,葛某說他自己都記不清,而他賣出的藥,有沒有給買家造成傷害,正在調查之中。

  葛某:現在進來了,盈利還有什麼意義,人的一輩子都毀了。

  目前,葛某以涉嫌銷售假藥罪被江蘇太倉公安局刑事拘留,而他的母親作為同夥,因癌症被取保候審。

  葛某:錯了就是錯了,沒有什麼原因可講,結果是最重要的。

  【半小時觀察】嚴厲打擊製售藥品

  藥品是一種特殊的商品,它直接關係到人的生命健康權,因此,經營必須要有專門的資質。不過,假藥的銷售,已經與這樣的資質要求完全背離。沉重的事實,再次警示我們,要提高對製售假藥的警惕,更要及時發現和舉報身邊的假藥。

  事實上,為了更好地維護藥品市場秩序,確保用藥安全,2014年國務院專門調整了打擊生產銷售假藥部際聯席會議製度。從國家層麵完善了打擊製售假藥的機製保障。其成員單位包括食品藥品監管總局以及公安、衛生、工商、海關等12個部門,對製售假藥行為一直是不遺餘力地嚴厲打擊。在這樣的高壓態勢下,假藥的銷售往往轉向隱蔽,渠道也高度保密,這些都在無形中增加了打擊的難度。但是,我們相信,再狡猾的狐狸,也會露出尾巴。麵對假藥,我們的管理部門必須進一步加強監管,同時根據犯罪手法的變化,和涉案人員的構成,進行預防排查,讓昧著良心給假藥提供隱蔽幫助的人,付出高昂的代價。讓假藥,無處藏身。

0